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

送 他 最 后 的 那 一 程 (一)

他不是我最亲的人,但他生前的一举一动,却牵制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条神经线,包刮我的岳母,老婆,妻姨及妻舅。
他也不是我最尊敬的人,他的所做所为,往往是一种反面教材,教我们不能跟着他的脚步,重犯他的错误。
他更不是我最怀念的人,但却不时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想起他,当初的敌意如今竟转化成挥之不去的思念。
从他知道自己患了肝癌那时说起。
那天我看到这位平时强悍的硬汉,坐在我们的办公室内,双眼泛着泪光的用带有一丝恳求的语气要我和老婆尽快结婚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柔的一面,我被感动了,而我身旁的她因突然接获父亲患癌的消息,一涌而出的泪水已沿着颈项渗湿了衣领。我们决定顺从他的意愿,那怕是这突来的婚讯会惹来了一阵奉子成婚的疑云。
一天一天的过去,他抗癌的意志力也越来越强,更强的信心使他更相信他能战胜癌症。一切又回到了原点,烟照抽,酒照喝,博照赌,依旧和岳母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。既然如此,我们也认为没必要如此仓促,决定把婚事挪后一年。
结了婚。悦沁出世。悦惟也出世了。岳母不幸患了子宫癌一年多后也去世了。这十年多里,他还是一样,烟照抽,酒照喝,博照赌。期间接受无数次的电疗及化疗,虽然非常痛苦,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对抗癌症的毅力,他这积极和乐观的态度是我最佩服的。
然而,再坚定再强大的意志力,也抵挡不住人类衰老退化的规律,他终於支持不住倒下了。
在他往生的前一个星期,也许是吗啡药作怪,他神智不清赤裸身体的在家里走动,从晚上十一点走到隔天早上九点。睡了一天,晚上又带着疲惫的身躯,趴在书桌上,花了好久的时间,用他颤抖的手画了一副地府图,看了真让人毛骨悚然!再一晚,突然精神抖擞,拿起毛笔当起道士来,画神符要求多十年命,将香和符包起,唤来妻舅,叫他燃起符和香,直奔大门向门外抛出去,大喊一声:"走啊!"(赶走牛鬼蛇神之意)。他一直在和自己心中的恶魔搏斗,充分的展露他向来不服输的性格。
种种古怪的行径,搞到整个家阴气重重!乌烟瘴气!我们不免感到担心与害怕。
我想我们不能让这情形不断的延续下去,该是转化的时候了......
(待续)

7 条评论:

安哥爵 说...

那也是一场血泪抗战.千连着他身边的人.大家都走过来了.往前看.

何声志 说...

爵哥:
前进,前进,进!

李逸迷 说...

岳父。。。。。是你的这个版本。。

而我的岳父,对我,是善待和友善的。。

只是他没福消受,当我开始经济好会的时候,他就因工意外逝世了。。。。。

我没有机会再孝顺他了,是我内心的遗憾之一。。。

看了你写的这一篇。。。


我。。。。又想。。。。偷偷的。。。。

yoyo 说...

昨晚知道你要写父亲
我以为我会哭
但是
我没有

感恩

娃娃 说...

姨丈的意志力无人能敌!

何声志 说...

peter,
好感性的皮古李。

yoyo,
证明姨仔成熟了.....还是,我写得很闷感动不到你?

盈娃,
他的意志力是我要多多学习的。

vivian 说...

当年的他不管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,一切都过去了,只能带给还在的人许多的怀念,不是吗?